当前位置:三昇体育首页>> 大V号

【卿云】2500多年前,吴楚两国在芜湖江边斗了两次,留下了两个地名

字体大小:
来源:卿云专栏           编辑:叶荔

江天诸役·鹊岸与长岸

在只能依靠舟船渡江的古代,大江对于人类来说无异于天堑。因而,历史上,长江常常成为诸侯国以及地方割据势力的一道天然屏障。古往今来,围绕长江,发生了众多著名战役,于芜湖段也有不少。今天开始,一起聊聊主要的几次。

如果穿越到2500多年前的先秦时期,翻开当时的吴楚地图,在鸠兹城附近的长江边,应当少不了鹊岸与长岸这两个地名。

芜湖地处吴头楚尾。当时,吴楚两国为争夺江淮流域控制权,在芜湖境内及附近的江岸展开了多次攻伐,最有名的就是“鹊岸之战”①与“长岸之战”。两场战斗在《左传》中皆有记载,前后相距12年。有意思的是一场发生在长江入芜湖境一带,一场发生在长江出芜湖境一带。

先来看鹊岸之战。鲁昭公五年(前537),这年冬天,楚灵王带领诸侯和东夷的军队进攻吴国。楚灵王是谁?就是喜欢细腰的那位。后来有个“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典故,说的就是这位仁兄。据说这位楚王喜欢细腰苗条之人,他的臣民就投其所好,只吃一顿来节食,一个个收着肚子系上腰带,扶着墙才能站起来。

楚灵王发起的这场战争,就发生在今天铜陵、芜湖两市之间的长江江岸。阵容之大,参战国家之多,堪称当时的“世界大战”。战争的起因要从两年前说起,鲁昭公三年(前537)冬,楚国攻打吴国的朱方(今江苏丹徒东南)。次年,吴国复仇又攻打楚国棘、栎、麻三地(今皖北及河南一带),而这次楚灵王发起的“世界大战”则就是为了报棘、栎、麻被伐之仇。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只是这边联军还在会合,听说那边吴军已经出动,楚军于是匆忙迎战,结果败于鹊岸。初败之后,楚国再一侦察,发现吴国早已准备完全,最终,以楚国为首的联军只得无功而返。

这一战,让楚灵王顿觉脸上无光,带着一队人马大老远过来,结果整成这样,以后大哥还怎么当?队伍还怎么带?楚灵王是个有意思的人,于是决定在坻箕山(今巢湖南)阅兵,亮了亮肌肉,展示一下楚国的军事实力,顺便找个台阶下,便打道回去了。

这场战役,对于楚国来说充其量是“一顿操作猛如虎,到头来看纸老虎”。倒是因此,铜陵繁昌一带的长江自此得了个“鹊江”的别名。

12年后的长岸之战在史料中的记载显然比这场战役精彩而详实得多。鲁昭公十七年(前525),吴国进攻楚国。这次,吴军一直打到了今天的当涂县一带。

在科技落后的古代,人们迷信占卜,每逢战前总要来上一卦。看到吴国来势汹汹,楚国准备迎战。楚将司马子鱼于是让人占卜,得出的结果是“不吉利”。子鱼这下不干了,回道:“我们在长江上游,怎会不吉利?况且,按楚国惯例,司马要在占卜前报告占卜的结果,我要求重新来一次。”好嘛,敢情连他们自己也清楚所谓占卜只是糊弄人的,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还带重来的?再说了,都能这样理性分析自己的战略优势,还要占卜做甚?

不管怎么说,第二次占卜的结果出来了,果然比第一次要好些:“鲂带着属下战死,楚军紧跟而上,有望全胜。”②

鲂,就是子鱼的大名,卦语换句话说就是“楚国有希望赢,而子鱼必须死!”用现在流行语来表述,也可以这样说:要打这仗的话,你子鱼肯定会“来时好好的,回不去了。”但为国捐躯,贵为楚国司马的子鱼无所畏惧。

吴楚两军在芜湖境内天门山一带的江面短兵相接。开战后不久,子鱼果然战死,楚军随后紧跟而上,把吴军打得落花流水,还顺带缴获了一条叫“艅艎”的大船。

艅艎可不是一条普通的船,那可是吴王僚的王舟。吴军领头的是公子光,一个20岁出头的愣头小伙。

好嘛,本打算带着王舟出来风光一下,过一把瘾的。这下好了,把王舟都弄丢了,回去没法交差啊。这就好比员工出门办事,爱慕虚荣,非要坐着老板的豪车去,结果路上出了车祸,车子被撞得一塌糊涂。

这个时候,公子光就发挥了其过人的潜质。他第一时间没有认真检讨自己的过失,而是把大家召集过来语重心长地说道,“丢了大王的船,难道只是我一个人的错吗?大家都有份。大家一起联合起来夺回王船自救吧!”意思是说,丢船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没命了,你们也好不了。果然有理有据,而且煽动性极大。

楚军显然也知道缴获的这条船的金贵,派人在这条船的四周挖下深沟,一直挖到有泉水涌出,再用木炭填满沟壑,摆开阵势待命。老实说,卿云实在看不出这一招的用意,如果是打算烧船,未免动作有点大。

对于吴军来说,不去抢,就是一个死;去抢了,还有一线生机,大家没理由不答应。激发了军队的斗志,还要讲究策略。公子光又想了一招,他找来三个身强力壮之人,让他们设法潜伏到大船附近,并告诉他们,我喊“艅艎”,你们就答应。三人应允(这三人应当不知道公子光的阴险和此行的艰险,不然也许不会答应得如此蹦脆)。

到了晚上,三人按计划潜伏到艅艎附近,听到呼喊后依次答应。夜幕之中,楚军以为军中混入了不少内奸,一时大乱。等到好不容易把这三人找出来杀了,那边公子光已经带领众人趁乱杀了进来,夺回了艅艎。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长岸之战”,也是万里长江之上发生的有文字记载的第一次水战。

人无前后眼。否则对于楚人来说,真应当记住眼前的这个20多岁的小伙。因为多年后,当他弑王上位后,将给楚国带来连绵的噩梦。

这个小伙还有一个大名,叫阖闾。

吴王阖闾。

①一说鹊岸在合肥市肥西县东南部的三河镇,鹊岸之战发生在此。

②左丘明《左传》:“令曰,‘鲂也,以其属死之,楚师继之,尚大克之’。”

以卿之口,谈天侃地,说点与芜湖有关的故事,策马键盘,信指由缰。

摄影:卿如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