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守护“星星的孩子”

字体大小:
来源:三昇体育           编辑:苏慧

人物简介:李启林,女,1976年10月生,赤铸山社区万科城居民,她用母爱撑起这个小家,撑起“星星的孩子”丁玎的一片天。

事迹简介:本该是学业有成初入大学,在今年的九月步入大学生活,母女俩一起逛街购物,和妈妈诉说着对大学向往的美好韶华的年龄。但是,对于李启林的女儿来说却不是这样,18岁的女儿还像一个幼儿,衣食住行都需要妈妈的管理。因为丁玎是自闭症孩子,注定一生需要父母的照顾。李启林一家人用耐性与爱心,温暖这个“星星的孩子”。

正文:2001年的秋天,女儿丁玎出生,李启林一家沉浸在幸福和喜悦中。但是,女儿出生没几天,李启林就发现女儿有些不一样。“别的新生儿每天都要睡十个多小时,我们丁玎每天只睡六七个小时。”当时,李启林也没多想,以为少睡可能代表女儿的精神头好。

但是,随着女儿的慢慢长大,她越来越觉得女儿有些不对劲。“她总是不敢看人,不敢与人交流。而且,很大了还不会讲话。”

种种迹象让李启林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于是,她和家人便带女儿到上海就诊。结果让一家人大吃一惊,女儿被诊断为自闭症患者。

自此,小丁玎便成了“星星的孩子”中的一员,外表并不特殊,却几乎从不与人交流,长到两、三岁都未曾开口叫过爸爸妈妈。“那种天塌了的感觉,无以言说。我们当时心情是一般人都不能感受到的。深知女儿一旦与自闭症“结缘”,便陷入梦魇。”她说起这段故事时眼中闪烁的泪花一直在眼中打转。

在接下来的一些时间里,为了照顾女儿,使女儿康复得更好一些,李启林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去工作,把全部心思放在孩子身上。为了工作和生活,只有孩子他爸在外面打工挣钱养家,自己则在家带着她,家里少了一份收入,让原本就不宽裕的家庭在经济上更加捉襟见肘。李启林介绍,这十多年来,除了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她从不舍得再多花一分钱。小的时候丁玎体质较差,经常感冒,每次去医院都是要花掉几百元,丁玎爸爸每月工资只有2000元,还要面对家庭生活困难,孩子身体不好,还喜欢哭闹,每次看着孩子瘦弱的身体,看着角落里独自玩耍的丁玎,她哭了,常常想命运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但是她总忍着眼泪对自己说“不能把丁玎放弃,因为她是自己的孩子,不管自己吃多少苦,受多少罪,流多少泪,我和她爸爸一定坚持,必须要给女儿撑起一片天。”

有一次在丁玎12岁那年,自己在家中带她时,多次劝说她不要乱丢乱放家中物品,不要乱跑无果后,生活的压力,孩子的吵闹,多种烦恼困扰下,她第一次动手打了丁玎,打过之后,孩子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从那刻起,自己十分后悔,心中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打她了,只用自己的耐心与关爱,去教导孩子。为此作为妈妈的她吧,反复读了一些自闭症的书籍,这使她明白,虽然丁玎无法像正常人,但她还有机会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前途还是充满希望的。自己所需要的就是坚持,再坚持,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多。

在丁玎5岁那年,李启林和丈夫又生下一个男孩。他们没有因为儿子的到来而忽略丁玎,她始终要求和丁玎一个房间睡觉,直到现在,只要李启林在家,丁玎就始终在她的视线范围内。在这陪伴的18年里,作为妈妈的李启林也尝试过送女儿去学校读书,但入学考试的成绩不理想,怕孩子承受异样的眼光,李启林只能接回孩子,在家中每日陪伴孩子。但在这期间她并没有放弃对丁玎的教育,她教会丁玎使用手机,简单的插花,以及基本的生活自理,只是她始终不能放心丁玎一人在家,终日陪伴左右。

有这样一个特殊的孩子,家里的氛围无疑也是特殊的,儿子知道姐姐是“星儿”以后,也特别懂事,从来没有因为姐姐是自闭症而疏远,反而对丁玎照顾有加,仿佛在照顾一个比自己柔弱的妹妹。

“他买什么吃的都一定要给姐姐也买一份,在家里做什么好吃的,他都要先给姐姐吃,他后吃,甚至还喂姐姐吃东西。”

丁玎是不幸的,因为患有自闭症,但是她同时又是幸运的,全家人对她不抛弃不放弃,给予她更多的关爱。

“这双手,我牵着十几年。因为一松手,她可能就跑了。”

这是她的原话。为了照顾女儿,她只能在起早贪黑的家门口摆摊卖早点,下午抽空做钟点工。每天做这些的时,李启林的身边总有个小小的身影,紧紧的跟随。因为丁玎是自闭症孩子,更需要父母的精心呵护。李启林这一坚持就是18年。18年如一日,不曾松懈过一天。

有一种孩子叫“星星的孩子”,承受着旁人无法探知的内心孤独;有一种家庭,因为患有“自闭症”的子女而陷入困境。但李启林18年的爱与坚持,用爱诠释“为母则刚”四字,用陪伴撑起女儿“丁玎”的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