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昇体育首页>> 悦读

红色足迹· 省立五中、省立二农—— 烈火 在这里点燃

字体大小:
来源:今日芜湖客户端           编辑:骆新星

●安徽省立第五中学,简称省立五中,前身是1765年创办的芜湖“中江书院”。1903年,随着中西文化的交融,改名为“皖江中学堂”,校址也由原东内街迁至赭山。1912年秋,改办为安徽省立第二师范学校。1914年8月,改为安徽省立第五中学,成为全省最早的省立中学之一,被称为芜湖近代革命人才的摇篮。

●省立第二甲种农业学校,简称省立二农,前身是1903年李光炯创办的安徽公学。1912年,安徽公学改为安徽甲种实业学堂,分设农、商两科。1913年,安徽甲种实业学堂分别成立安徽省立第二甲种农业学校和安徽省立甲种商业学校。五四运动前后和大革命时期,省立二农革命思想浓厚,进步学生云集,师生一直站在战斗前列。

清明时节,细雨绵绵,赭山樱花绽放,顺着安师大赭山校区后山拾阶而上,一幢占地面积约1300多平方米的四合院式平房坐落在半山腰,这里就是皖江中学堂暨省立五中旧址。

历经百年沉淀,这幢建筑已斑驳沧桑,但是,木质结构的风骨依旧:一百多年前,一批批怀揣理想、立志救国的有识之士和进步青年,正是从这里迈上革命道路,一簇簇革命的烈火正是在这里点燃。

如今,芜湖市政府与安师大已经开始对这座“省保”单位实施修复,不久的将来,它将以青春的姿态立于世人眼前。

吹响支援五四运动的哨声

1919年,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它就像一道分水岭,拉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使得中国革命焕发了生机与活力。

时间倒退到102年前的5月3日,中国在巴黎和会上的外交失败,消息传来,首先在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激起强烈愤慨,随即扩大到全体爱国民众。5月4日下午,三千多名北京的大学生集合在天安门前,发出愤怒的呼号:取消二十一条!保我主权!严惩卖国贼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

此三人分别为民国政府交通总长、币制局局长和驻日公使,均参与过中日密谈。

随后游行队伍不顾军警的阻挠,奔向位于赵家楼胡同的曹汝霖住宅,“火烧赵家楼”。北京政府急忙出动军警镇压,逮捕32名学生。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五四爱国运动。

烈火一经点燃,便孕育着燎原之势。为了声援被捕学生,全国各地各界一呼百应,迅速席卷全国20多个省市的100多座城市。芜湖,在五四运动中成为最早响应的城市之一。究其原因,除了与芜湖人民饱受帝国主义的侵略之痛和新文化运动中大量进步师生和民众自身的救亡图存意识的觉醒有关,还与省立五中刘希平、高语罕等人的大力发动密不可分。

刘希平早年留学日本,是老同盟会会员。辛亥革命胜利后回到国内,立志于教育救国。1916年,刘希平受聘于省立五中,教授国文与修身课。同年,他又介绍革命党人高语罕到省立五中担任学监兼任英文教员。

高语罕是安徽寿县人,早年东渡日本,进入早稻田大学求学,与刘希平相识。1901年回到安庆投身辛亥革命,与陈独秀交往密切,同时也常为《新青年》等进步书刊撰稿。1917年,高语罕在省立五中组织成立学生自治会,实行校务公开、政务公开,由学生监督教务,审查、管理学校财务和卫生,评论教师授课情况。这是安徽有史以来第一个学生自治组织。

可以说,学生自治组织的成立与发展为后来芜湖快速响应五四运动、开展大规模抵制日货等活动奠定了思想和组织基础。

1919年5月5日凌晨,北京学生游行示威的电报传到芜湖皖江日报社。当时在《皖江日报》副刊担任编辑的郝耕仁托省立五中学生将这份电报送给高语罕。接到电报后,高语罕当即唤醒还在睡梦中的学生,要求大家响应北京学生运动,并分派学生到芜湖各校联系。全体教员则由刘希平和高语罕出面联络。

时间争分夺秒,芜湖的响应活动与北京学生运动同时发力。

5月5日,北京各大中专学生宣布实行罢课,并通电各方请求支援,营救被捕学生。这一天,省立五中的师生们在圣雅各中学、萃文中学、省立二农、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芜关中学等学校间奔走呼吁。

5月6日,北京中等以上学校学生联合会成立。这一天,芜湖各校师生在詹家巷(今沿河小区附近)举行联席会议,讨论通过了支持北京学生运动的宣言,并决定成立芜湖学生联合会和教职员工学生联合会,组织开展抵制日货的行动。

5月7日,芜湖2000多名学生在省立二农附近的东门外铁路埂集合,有秩序地涌向当时的商业中心——十里长街,举行游行示威,并以发表演说、散发传单等各种形式发动市民参与斗争。游行队伍中,还有一支由高语罕组织、省立五中20多名学生组成的“抵制日货哀求队”,到长街各家商店挨户劝告,拿着宣传册请求商家签字拒售日货。遇到不肯签字的商家,学生们就下跪劝告,直至感动商家答应签字支持。

至6月初,五四爱国运动进入一个新阶段:从学生罢课发展到商人罢市、工人罢工。6月5日起,上海工人自发举行罢工,高潮时达到10多万人。受到上海等地“三罢”热潮的鼓舞,芜湖各行业爱国商人一致决定,于6月8日中午全体罢市,一直持续到6月10日。民国政府释放被捕学生消息传来后,经芜湖一些社会知名人士出面调解,各商店才重新恢复开业。

迫于全国人民斗争的巨大压力,6月28日,北京政府撤销了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的职务,并拒绝出席巴黎和会的签字仪式,五四运动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胜利。

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阐释:在五四运动以后,虽然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继续参加了革命,但是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政治指导者,已经不是属于中国资产阶级,而是属于中国无产阶级了。这时,中国无产阶级已经迅速地变成了一个觉悟了的独立的政治力量了。

从知识分子到工人阶级的觉醒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1917年11月7日,俄国发生十月革命,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开始转向研究和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再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已成为马克思主义和俄国社会主义的拥趸。在芜湖乃至安徽,高语罕是系统传播马克思主义早期参与者之一。

1921年1月,高语罕将其在芜湖商业夜校讲课用的讲义,编辑成书信形式的通俗读物──《白话书信》并出版发行。《白话书信》系统地介绍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知识,为宣传社会主义、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全国思想界产生了一定影响。

“不但要把这种主义宣传给我们商界青年,还要把他宣传给工界农界青年。”在高语罕的指引下,青年知识分子开始步出学校,走向社会,把视线投入到社会劳动群体,特别是工人阶级群体。

据史料记载,仅1921年,芜湖就发生了两起以教师和学生主导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分别是“声援‘六二’学潮”和“反贿选和驱逐省长李兆珍斗争”。这两次群众运动,均由高语罕、刘希平等知识分子发起,省立五中、省立二农等学校进步学生积极响应,联合省学联、教育界、学界,然后扩大到芜湖安庆两地商会、农会、工会、律师大会、报业工会、西医学会、政法学会等组织,最后形成声势浩大、人数众多的群众爱国运动。

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这是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十分注重实际斗争,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组织都以主要精力从事工人运动。1921年8月11日,中央局在上海成立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这是党领导工人运动的第一个公开机构。

在党组织的发动和领导下,中国工人阶级的觉悟很快得到提高,工人运动开始出现蓬勃兴起的局面。从1922年1月到1923年2月,中国出现了第一次工人罢工运动的高潮,在13个月时间里,全国爆发的罢工斗争达100多次,参加罢工的工人达30万以上。

这段时期内,芜湖的青年知识分子与工人运动相结合,发动了芜湖人力车夫大罢工,并成立了芜湖劳工会,开创了安徽现代工人运动的先例,写就了芜湖乃至安徽工人运动史的新篇章。

1922年,全市共有人力车600余辆,人力车工人约2000人,统归五六家车行所管。这一年3月的某一天傍晚,省立二农学生薛卓汉和胡金台等人散步时,看见一群人力车工人蹲在地上唉声叹气。薛、胡二人细问原因后得知,车行老板与警察厅勾结,增加人力车牌照税,使原本已十分贫寒窘迫的人力车工人的生活雪上加霜。

薛卓汉当即向芜湖学联汇报这一情况。学联立即作出决定,全力开展对人力车工人的支援。在芜湖学联的组织策动下,3月21日,芜湖人力车工人全体罢工。次日上午,人力车工人近2000人和学生大队组成队伍游行请愿。中午11时30分,请愿队伍高举上写“誓死反对加租”“请求各界援助”两面白旗来到警察厅。警察厅厅长面对数千名人力车工人和学生的呼喊声惊慌失措,当即答应取消牌照税,并把车行老板传来大骂一通,命令他们立即减租。人力车工人听到这一消息后,欢呼雀跃,齐声高呼“劳动者万岁”。

芜湖人力车夫大罢工赢得胜利,惊醒了芜湖广大工人群体,同时,也让工人们深感有必要建立一个自己的劳工组织。在芜湖学联的宣传和帮助下,芜湖劳动界决定召开劳动大会并成立劳工会,维护工人利益。

3月29日,数千工人和学生不顾当局的阻挠和恐吓,齐聚东门外铁路埂召开劳动大会,同时成立芜湖劳工会。大会发表了由学生代为起草的《芜湖劳工会宣言》,并向全国发出通电。《宣言》这样写道:“我们是劳动者,我们底‘吃’在哪里呢?我们是劳动者,我们底‘人权’在哪里?”“我们觉得,吃人的血,要人性命的,都屹然立在我们面前。我们要保全我们底血,我们底性命,只有联合起来的一法。我们如今醒了!”

“我们如今醒了!”这是芜湖工人阶级冲破阴霾后的一声呐喊。从此,芜湖工人阶级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政治舞台,在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中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

芜湖青年团组织从这里诞生

“S.Y.”分别是“社会主义”和“青年团”的英文开头字母,也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缩写。中国第一个青年团组织于1920年8月22日在上海诞生。此后的近两年内,北京、武昌、长沙、广州、南京共17个地方建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团员总数约5000人。

1922年5月5日至10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会后,团中央派卢春山来到芜湖,开始筹建团芜湖地方组织。

为了掩护身份,卢春山就读于省立二农,并联系上芜湖公立职业学校教师王坦甫,共同筹建青年团组织。

王坦甫是安徽著名革命党人柏文蔚的外甥,和陈独秀、高语罕有着很深的关系。他在同济大学学习期间,曾参加过五四运动,1921年回到安徽后,在芜湖安徽公立职业学校任机械科主任,后担任校长。

1922年9月,卢春山、薛卓汉等4人先在省立二农创建了芜湖第一个团小组,但未得到团中央的正式承认和批准。同年底,他们又在省立第二甲种商业学校成立了1个团小组,在芜湖公立职业学校成立了3个团小组。在这个基础上,经团中央批准,1923年1月5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芜湖地方执行委员会正式宣告成立,直属团中央领导。王坦甫、余天觉、卢春山担任委员,候补委员为张震、刘长青和王积宣。

自成立之日起,直到1926年4月中共芜湖特别支部成立,这一段时间内,芜湖地方团组织成为芜湖革命运动的领导核心,为组织和领导芜湖的革命运动的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

反曹锟贿选斗争,是芜湖团组织正式成立后第一次组织发动的大规模的群众斗争。

1923年6月,直系军阀曹锟在北京发动政变,驱逐总统黎元洪后,以5000元一票高价收买国会议员的办法,导演了一场贿选大总统的丑剧,并准备在10月10日正式就职。

中共中央于当年7月号召全国各界团结起来,反对曹锟贿选总统。全国立即奋起响应,掀起了反贿选的运动。

芜湖青年团组织在全省率先行动,通过芜湖学联开展了有声有色的反贿选学潮。1923年10月10日上午,市学联集合各校学生数千人举行游行示威。受芜湖青年团组织指导的市青年协会主要负责人、省立五中学生詹善良成为此次运动的领头人。在游行示威学生到达市十三道门时,詹善良被公推为临时主席,报告了开会和行动的宗旨。

芜湖学联还致电驻北京的安徽议员,向他们申明大义,劝其自爱,不要受曹锟武力金钱所驱使,不要贪图5000元的贿选费而丧失人格和廉耻,并要求他们从速离京。事后芜湖青年团组织还通电全国:“曹锟窃位,坏法乱纪,誓师讨伐,责在吾人,愿各奋起,共伸大义,敝会虽儒,甘为后盾。”

在芜湖游行示威后,芜湖省立二农师生来到安庆,宣传鼓动了安庆师生同样举行游行示威。芜湖和安庆的示威游行因受到反动当局的镇压没有成功,但曹锟费尽心机贿选成功的总统,只当了一年零十几天,就在1924年11月2日冯玉祥发动的“北京政变”后宣告结束。

反贿选学潮后,芜湖学联被迫解散,许多团员也离开了芜湖,芜湖团组织一度陷入低潮。在这种情况下,1924年,社会主义青年团江浙皖区兼上海地方执委会负责人张秋人来到芜湖,指导芜湖团组织开展工作。

正在这时,芜湖美以美会所办的育才中学学生为驱逐美籍校长而举行了罢课斗争。芜湖团组织立即抓住机会,争取该校学生自治会的领导人加入团组织,同时积极组织其他各校学生开展声援行动。这场斗争虽然没有取得全面胜利,但是芜湖黑暗的天空,终于重新露出光芒。

1924年底,团中央派刘一清等人来芜指导团组织工作,并恢复了芜湖学联,使芜湖革命运动重现生机。之后,革命的烈火再次被点燃,一场接一场的学生爱国运动连续不断,芜湖的反帝反封建斗争进入高潮。  

全媒体记者 卫晗慧

图片来源于芜湖市党史和地方志办公室